主页 > 大江大河 >

江河水分集剧情介绍

/2019-02-08 17:46

  江河水【第1集】剧情介绍

  江河侦破国际走私案同事殉职 丁薇薇回国成丁氏集团中国区总裁

  东江市中国海关的监控室里,东江市公安局贺局长得到手下的汇报,警方一直监视的一艘邮轮308正往杭州港的方向驶去。此时油轮上的船长让船员们将手机都交出来,警局的卧底大海赶紧将船上的情况报告给江河。贺局长不知油轮的停靠究竟意味着什么,江河分析他们是想通过运送柴油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贺局长一听觉得有道理,乐呵呵的去吃饭了。

  此时,丁薇薇带着女儿沫沫从美国回到东江市,丁氏集团的董事长丁槐亲自到机场接她们。沫沫一下飞机就想回家去,她还不知道父母已经离婚的事情,丁薇薇只好先哄着她去酒店。丁薇薇带着沫沫去了奶奶家里,奶奶见到好久不见的孙女高兴不已。今天是奶奶的生日,奶奶让江涛给江河打电话,让他回家吃饭。江河刚刚接起电话就听到手下的人汇报308在东海停靠了,再往外走可就是公海了。江河听到后直接挂了电话,江涛只好告诉沫沫他的爸爸去东海了。丁槐的账户中收到了一笔巨额的钱,刚收到钱就接到了丁薇薇的电话,隐晦的告诉他集团在东海的油轮有可能被警方盯上了。丁槐挂掉电话就让助手通知油轮,让他们暂时不要进公海,横向移动一百海里。

  江河带领着警察包围了308号油轮,大海见船员中的二哥抓着几张纸匆忙地跑了出去。二哥想要将手中的资料扔掉,大海凭着直觉知道那是很重要的东西,于是上前打败了二哥将东西抢到手。大海刚转过身就被一个手持匕首的人刺进了腹部,大海誓死护着手上的资料,好在江河及时赶到制服了胖子。但是大海因此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回去之后,江河带着同事们对船上的人进行了审问,胖子坚称自己的所有手续都是合法有效的,江河拍着桌子问他是否知道杀死的人是个中国警察,光凭这一条就可以判死罪了。胖子一听也吓到了,江河拿着一张只剩一半的钱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胖子却什么也不肯说。好在其他的船员交代了,这半张钱就是他们接头的暗号,见到钱之后就按照之前说好的开船出海。

  丁薇薇带着沫沫和丁槐一起吃早餐,丁槐说卢市长组织了企业家参加今天的宴会,就让丁薇薇代表他出席了。江河打电话给江涛才知道沫沫回来了,他赶到酒店见到沫沫母女,沫沫兴奋的要回家住,丁薇薇只好以家里离学校太远的理由拒绝了。江河见沫沫的神情黯淡了下来,于是承诺她带她去游乐场玩。就在这时,江河接到贺局长的电话,说舟山的同事已经审查出结果了,308不仅涉嫌走私,而且其中还有一名鼎鼎有名的资本大鳄参与,那人就是天星资本毛佩奇。江河接到电话又去工作了,沫沫对此伤心不已。

  东南亚的某座小岛上,跨国犯罪集团的头目旺猜气急败坏的打电话质问丁槐,丁槐表示自己已经有柴油运去了新西兰,至于这笔钱就让旺猜花钱买个教训,让他们以后和中国警方打交道的时候打起十二分精神。

  港务局常务副局长秦池去接卢市长一起赴宴,秦池安排了港务报的主编卢茜一起参加,卢市长虽然嘴上说卢茜不懂事,可是心里对秦池的安排却很满意。丁薇薇早早的和几个企业家候在宴会大厅了,大家都对这位新上任的丁氏集团中国区的女总裁尽力拉拢。卢市长到了之后和丁薇薇例行叙旧,丁薇薇说自己的前夫也和港务局有联系,他就是现在的公安局副局长江河。卢茜一听就来了兴致,说江河是自己的师兄,现在的江河就是一个拼命三郎。卢市长找大家来是为了东江港的招商引资工作,大家在卢市长的面前纷纷表态,更有人起哄秦池这是要升迁了。

  此时,江河已经带着人来到了卢市长设宴的地方准备抓捕毛佩奇,手下的人提醒他在市长的宴会上抓人有些不妥,江河没有办法,决定先把毛秘书找出来给他透个风。

  江河水【第2集】剧情介绍

  江河巧借敬酒从市长宴会上抓嫌疑人 秦池与丁氏谈判内忧外困

  江河将毛秘书叫了出来,毛秘书听说他要在市长的宴会上抓人表示不解,推说抓捕毛佩奇是江河的业务范围,卢市长这里宴请的都是招商引资的企业,如果江河现在进去抓人让这些企业家有所迟疑,那就是阻碍了东江市的改革进程。江河见状说自己的有个兄弟在贩毒集团卧底了几年,只差一天就可以结束任务了,但现在人还躺在太平间呢。毛秘书听后心里也不是滋味,只得同意尽快的将这场宴会结束。江河坚持不妥协,他只给毛秘书四分钟,时间一到就要进去抓人。

  毛秘书进去将此事汇报给卢市长,卢市长一听脸色就不好了。卢市长打起精神和大家继续谈招商引资的事情,秦池也努力的配合着气氛。不一会儿,江河端着酒杯进来,说自己吃饭得知卢市长在这里过来尽尽礼数。卢市长不好直接拆穿他,江河打着敬酒的幌子和里面的人周旋,丁薇薇以为他喝醉了想要为他挡酒。江河转悠到了毛佩奇的身边,说自己和毛佩奇是旧识,隔壁有很多认识毛佩奇的人,让他过去叙叙旧。毛佩奇自从江河一进来就紧张不已,现在更是声称不认识江河。江河可不管他这么多,生拉硬拽的将他带了出去。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问江河是否接下来要审问毛佩奇,江河说毛佩奇和市里很多的部门都有关系,自己才不想去惹这个麻烦呢。同事问他现在总算是知道麻烦了,但是江河坚持毛佩奇再厉害也大不过法律。

  晚上,卢茜将江河约了出去,说自己这么多年可是第一次看到不把卢市长放在眼中的人。江河表示自己很尊重卢市长,再说自己又不像卢茜没大没小。卢茜支支吾吾的问他对于丁薇薇回来有何看法,江河丝毫没有意识到卢茜是想知道他们是否会复合,更没有意识到卢茜深爱着自己,还把她当做小师妹,说自己和丁薇薇已成定局了。

  第二天,毛秘书在卢市长的面前说起江河不懂规矩,卢市长也对江河表示了不满。卢市长接到了副市长的电话,他是来为秦池说情的,但卢市长还是觉得让秦池升迁名不正言不顺。卢市长将江河叫到了东江港的码头,明确市委要将江河调到港务局当局长。江河觉得这是卢市长给自己的软刀子,卢市长说江河的父亲就是老港务,江河对港务有感情,重要的是东江港的发展关系着整个省的经济发展,自己给江河三年的时间,要他还自己一个风清气正、效益可观的港口。

  秦池作为代表和丁氏集团展开了谈判,双方以股份形式组建港务公司。丁槐将此事全权委托给丁薇薇负责,说迟早有一天丁薇薇需要独一面。丁薇薇不负众望将价格压得极低,这让秦池压力很大。港务局的领导班子得知江河会空降成为局长,以朱副局长为首的人率先表态自己只认秦池,这让秦池有些许安慰。丁槐此时接到了旺猜的电话,他又要丁槐帮助自己往中国走私柴油,丁槐逐渐地将自己转到幕后去。

  港务局的黑子因为家人生病没有住院费跑到港务局去闹,朱局长此时正在和秦池等人商量与丁氏集团的合作,秦池觉得不能让国家吃亏,可是朱局长却提醒他江河马上就要调过来了,到时候再和丁氏集团达成协议可就是他的功劳了。黑子大闹港务局,秦池没有办法只好承诺由他四人暂时帮助他把医药费交上。回家的路上,朱局长收到了丁槐送过来的礼品,里面有一张银行卡。朱局长给丁槐打电话表示感谢,丁槐却假意说自己做生意像做人。丁槐和丁薇薇说起江河到港务局担任局长的事情,丁薇薇觉得他是得罪了卢市长,这是典型的明升暗降,可是丁槐却担心这是卢市长为了制约丁氏集团在港务局中的一家独大。

  江河水【第3集】剧情介绍

  秦池为政绩敲定与丁氏集团股权合作 江河微服暗查港务局真实状况

  丁薇薇分析秦池这样一来就成为弃子了,但是晚宴的时候卢市长话里话外对秦池还是很看重的啊。丁槐分析秦池在港务局盘踞多年不容小觑,空降江河的主意应该不是卢市长想出来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加快与港务局的合作进程,毕竟江河一到变数太多。丁槐还提醒丁薇薇,以后少不了会和江河打交道,一定要注意分寸。

  江河依依不舍的脱下自己的警服和配枪,对于警察这个职业他有太多的不舍。江河正要走出警局大门的时候,手下的兄弟赶了过来,问他为什么要辞掉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去港务局。江河知道部下也是舍不得自己,说自己拿起枪抓不法分子,放下枪照样能做一番事业。江河强忍着不舍和弟兄们说再见,背过身热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丁薇薇去找了秦池继续谈合作的事情,秦池亲自下楼去迎接她。丁薇薇自然不能回避江河空降港务局局长的事情,说卢市长对秦池还是很倚重的。江河熟悉港务局的工作还需要一段时间,如果秦池能够在这段时间将两家的合作敲定,卢市长一定很欣慰的。秦池明白丁薇薇话里话外的意思,但是对于丁氏集团一再压价还是有些顾虑。丁薇薇以自己买玉的经历,提醒秦池自己不会任由他狮子大开口。秦池表示自己也不能贱卖港口股权,让丁氏集团再加一千万,丁薇薇同意了。丁薇薇下来后将秦池要求加价的事情告诉了丁槐,丁槐表示理解。

  江河接到卢茜的电话,说自己奉了主编的命令为他树碑立传,江河说树碑立传就不用了,帮助自己熟悉熟悉工作才是最重要的,自己现在就要去侦查敌情了。秦池给吴局长交代自己要请病假,如果港务局有事情的话就让大家和江河一起商量着办。两人正说着的时候,朱局长匆匆忙忙的出门了,说自己约了方秘书要去诉苦。

  朱局长去找了方秘书,送给他一块上好的玉石,想从的他的口中得知空降江河的真实意图。方秘书告诉他东江港的改制工作是省领导很重视的工作,卢市长也必须要重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将东江港的改制工作完成,只有做这件事情完成了,大家的日子才会好过。朱局长说自己本想着秦池上位后自己能进一步,哪知道现在空降一下江河。方秘书隐晦的提醒他,江河初到港务局很多工作都不熟悉,这些就是朱局长等人的机会。朱局长这么一听,很快就明白了自己该这么做。

  江河一路步行去港务局,途中遇到了港务局的下岗职工、原港务局机械组的组长沈亦巍。本来还热情的招呼江河做自己的黑车,听到江河说自己是调来港务局的领导后直接变卦了。江河假冒警察将沈亦巍唬住,骑着他的车去了港务局。沈亦巍拒绝了江河给自己的车钱,直接将他支给了门卫刘黑子,让刘黑子带着他去看看港务局的问题。

  秦池想来想去还是去找了卢市长,卢市长一听说他要请病假就生气不已,说他这是明摆着要和江河过不去。秦池表示自己不想和江河共事,毕竟江河的工作作风卢市长是见识过的,港务局的工作千头万绪,牵一发而动全身。卢市长说秦池就是做事瞻前顾后,自己前几天还和市委宣传部讨论过秦池的问题,东江港的改制工作一直停滞不前,说不定江河来了能够打开局面,只要港务局的工作成绩出来了,升迁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秦池一听高兴不已,说自己现在终于醒悟过来了。秦池试探着问与丁氏集团合作的事情是否要和江河汇报。卢市长直接让他负责。

  刘黑子不相信江河是新来的局长,只有打电话向秦池求助,秦池只有让他放江河进去。江河问沈亦巍为何下岗,刘黑子说都是因为港务局不景气所致的。刘黑子说港务局不公平的事情多了,问江河有什么本事可以解决这些事情,江河说自己之前就是专治冤假错案的。刘黑子一听就带着江河去了职工值班宿舍楼,里面的宿舍被领导占用了,现在职工只有在办公室打地铺。

  沈亦巍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卢茜,和她吐槽起去港务局的江河,卢茜一听就让他带自己去港务局。江河在宿舍楼里见到了工会主席,工会主席将他带到了改制办公室,办公室空无一人一遍狼藉。江河生气的打电话给办公室主任,给他安排了一系列的工作。办公室主任以周末要休息推诿,江河直接表示他干不下来就找人代替他。

  江河水【第4集】剧情介绍

  江河初到港务局遭领导班子抵制 江河与沈亦巍视察发现走私案

  办公室主任赵小苏带着装电话的师傅匆匆赶来,江河见状让工会和办公室联合发文,要求占用宿舍楼的干部职工必须在一周之内搬出去。郭局长表示自己可以克服困难带头搬出去,但是住在里面的人都有实际的困难,这条命令根本就执行不了。江河见状宽限了三天时间,并且声明这是死命令。

  丁薇薇没有时间去接沫沫,沫沫只好打电话给江河让他陪自己吃晚饭。沈亦巍带着卢茜来找江河,卢茜有心修复两人的关系,将两人夸得天花乱坠。江河有心结识但沈亦巍不肯给面子,说自己最怕这些当官的。沈亦巍将卢茜留下就离开了,但是他贴心的为两人叫了出租车,卢茜和江河相视一笑,知道沈亦巍是面冷心热。

  朱局长去给丁薇薇送合作合同,丁薇薇提出和港务局联合开新闻发布会,朱局长自然同意了。朱局长接到办公室打来的通知他们搬家的电话,一气之下就将此事告诉了丁薇薇。丁薇薇代表丁槐送给朱局长两盒茶叶,朱局长在回去的车上发现了茶叶里的银行卡,马上给丁槐打了电话。丁槐推说这是生意人的做人之道,说港务局这些年不景气,朱局长也不容易,以后如果他有任何的困难都可以找自己。丁薇薇将港务局旧领导和江河之间的矛盾告诉丁槐,丁槐一听心中暗喜。

  江河和卢茜去陪沫沫吃饭,卢茜特意给沫沫挑选了玩具,沫沫一看到就喜欢不已。饭后 ,卢茜和江河带着沫沫在游乐场玩耍,沫沫兴奋不已。处理完事情赶到的丁薇薇见到三人玩耍的就像一家人,对卢茜的态度一下子就冷淡了不少。卢茜和江河也感受到了,任由丁薇薇不高兴的将沫沫带回去。

  上班的时候,朱局长等人见办公室重新换了牌子,嘲笑这是江河在表决心呢。江河将几位副局长聚在一起想要他们给自己讲讲港务局的工作现状,可是几位相互推诿,只说港务局的工作千头万绪,一切还是等秦池回来再说。江河知道大家这是在提醒他没有秦池的表态他们是不会拥护自己的,于是也同意等自己请回秦池再商议工作。朱局长见状站起来就宣布散会,在得到郭局长的提醒之后,说秦池主持工作大家也没有正副职位之分,自己这也是习惯了。大家走后,江河问郭局长宿舍楼的事情怎么样了,郭局长说那些人根本就不肯搬,而且听说还要去告江河。江河说自己已经了解过了,里面只有两户人家确实有困难,他们要告自己随便他们。郭局长问真正困难的两户怎么办,江河让他将那两家人的情况写个报告给自己,大家一起商议出一个解决办法。

  侵占职工宿舍的人找到了朱局长,朱局长让他们去找郭局长和其他几位副局长,那人说郭局长已经答应搬出去了,其他的两位副局长又没有占房,自然不会管理这事。那人拿出占用宿舍楼的人写的联名信,说大家都准备去告他。

  江河在景观台发信息给沈亦巍,约他来见自己,沈亦巍直接不予理睬。江河只好打电话给他,说自己有很多办法可以让他过来。沈亦巍没有办法只好去找江河,他一直认为江河来港务局就是过渡一下的,既然这样好坏也没有多少关系,那为什么还要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而且港务局的家底已经被折腾的差不多了,真的已经经不起折腾了。江河说自己就算把港务局当做跳板,也要把它调理成一块弹力好健康的跳板。

  沈亦巍带着江河去了卸货的码头,江河说自己的父亲就是在这里因公去世的。沈亦巍听说江河也是港务子弟对他态度好了不少,叶经理见两人出现赶紧阻止,沈亦巍赶紧替两人介绍。江河发现有辆货轮上有两个集装箱没有经过扫描。叶经理解释两个集装箱是空的,是为了这次运货出去才装上的。江河通过箱子落地的重量发现了不寻常,于是将负责装运的工人叫了下来继续追问,并且暗中通知了公安局缉私队。装载的工人见势不妙准备逃走,被江河直接按在了地上。

  江河水【第5集】剧情介绍

  丁薇薇有意与江河复合 江河求恩师支招与秦池达成一致

  沈亦巍问江河是怎么看出来那些不是空箱子,江河告诉他是通过抓运的速度运载车辆轮胎的变形程度判断出来的。江河调侃的说沈亦巍这个老码头还是不放心自己这个老公安,沈亦巍说现在江河总知道东江港就是一个烂摊子了,问他还继续看吗。江河表示自己要先去去趟海关,将犯罪嫌疑人交给了贺局长。

  朱局长带着联名信去找了秦池,并在他的面前一再挑拨秦池和江河的关系。秦池自然不会上当,一边觉得江河清理宿舍的工作确实是为港务局解决难题,二来也可以通过这件事情看看江河的能力。

  贺局长对犯罪工人进行了审问,他们供述是有人拿钱了给他们,让他们对空箱子不进行扫描。贺局长问背后的主使之人是谁,工人说自己也不知道那人是谁,钱也被他们几个人分了,那人一开始就不想告诉他们的自己的身世身份。旺猜给丁槐打电话,说之前让丁槐给他打探一下东江港的地皮一直没有回复,自己尝试了一下,看到东江港的管理还是很严谨的。丁槐表示现在的港务局换了新局长,所以他这边的情况不好说。旺猜问新来的局长是否好接触,丁槐提醒他已经在这个人手上连续栽了两次跟头了,新上任的港务局长就是之前侦破走私案的公安局副局长江河,旺猜一听大吃一惊。

  江河面对港务局的千头万绪一时没有了主意,他只好去找恩师讨教。江河在路上遇到了恩师的女儿刘希娅,刘希娅一看到江河热情不已,直接推了男朋友的邀约陪着江河回了家。刘希娅说自己从小就喜欢江河,梦想就是要嫁给江河。在恩师面前,江河将自己遇到的困境倾诉给老师,请他帮忙给自己出出主意。老师说自己在刘副省长面前狠狠的夸奖了江河一番,说他有一腔热血和能干,只要给他机会就一定能赶出一番大事业。江河说自己这是赶鸭子上架,老师问他继续推进改革的意义何在,那就是修正在之前的改革中遗留的问题。东江港对于东江市来甚至全省来说意义重大,所以自己才想刘副省长推荐了他。江河说那也赖不住背后还有一堆拖后腿的虾兵蟹将。恩师提醒他,港务局是存在很多的问题,至于这些人才就要看江河怎么用了。

  丁薇薇带着沫沫到奶奶家吃饭,奶奶趁机劝她,现在沫沫还小,还不知道他们离婚的事情,但她确实需要一个父亲。丁薇薇不好直接表态,奶奶劝她夫妻还是原配的好,最好两人现在趁着沫沫还小复婚,之后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丁薇薇说自己也是这样想的。丁薇薇告诉奶奶,江河现在已经调到了港务局当局长,奶奶一听担心不已。丁薇薇离开的时候主动向奶奶提及,以丁氏集团的立场为江涛在东江港找份工作,这样也免得他天天在外面闲晃。

  江河又让沈亦巍带着他去视察东江港,两人来到码头的时候发现有人闹事,江河出手将他制服。这里客船码头的负责人是卢市长的弟弟卢站长,江河表明身份后卢站长第一句话问的就是秦池怎么办。江河说自己也是东江港子弟,并且对他发现了超载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让他们尽快的整改。沈亦巍让他做事悠着点,不要还没有出成绩先把自己弄趴下了,江河趁机邀请沈亦巍回港务局和自己一起干。

  江河到秦池的家里找到了他,明确的表示自己到港务局实非所愿,自己来东江港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父亲的关系。自己小时候看着父亲和秦池一起工作,在自己的心中有很重的分量,如果有天要自己离开港务局局长的位置,自己绝对二话不说离开。秦池提醒江河,港务局就是一个烂摊子,江河现在任重道远啊。江河说自己很明白要想打开工作必须得到秦池的帮助,以后两人就齐心协力让东江港再现辉煌。秦池说自己对江河的父亲心中有愧,江河说父亲一定更想东江港变得更好。

  郭局长收拾了东西准备搬家,其他的人不仅不搬,还觉得郭局长是胆小懦弱。两人商议着要去市政府上访,一定要将江河拉下马。

  江河水【第6集】剧情介绍

  卢茜帮江河摆平闹事干部 港口客轮沉没秦池与朱局推卸责任

  秦池说想不到江河会成为港务局的局长,江河为自己占了秦池的位置向他道歉,秦池坦言说自己心里没有意见是不实际的,但是估计江河来到这里心里也憋屈。江河说自己确实接手这么一个烂摊子很憋屈,说句不怕得罪秦池的话,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但东江港的水平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管理混乱不说,就连基本的规章制度都推行不下去。秦池认同江河说的问题,但是他将这些归咎到自己的运气不好,郭局长来的时候承诺给他房子,还有占房的职工是因为港务局征用了他的宅基地答应补偿给他们的,但是现在家属楼也没有盖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江河说职工有困可以想办法解决,但这样私占公房的行为对于工作的开展只有不利的影响。秦池说江河有勇气有魄力,看来港务局的改革工作一定能成功的推行下去。

  被要求搬房的职工跑到江河的办公室前大吵大闹,卢茜得知后带着相机赶了过来。卢茜让他们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这房该不该搬,那些人口口声声都说是江河侵犯了他们干部职工的利益。卢茜说难道菲方占房就是他们利益,自己既然是港务局的人就不能对这种现象坐视不管。卢茜嚷嚷着要将他们的行为曝光,这些人只有灰溜溜的逃走了。刘黑子的老婆在医院醒来,她说郭局长今天来过了,连港务局的人都要搬走,何况他们已经不是港务局的员工了。刘黑子还是不服气,嘟囔着自己还要去找他们要说法呢。

  一大早,刘希娅和陶然带着乐队的朋友到了港口要乘渡轮去对面的煤码头演出,奶奶也带着沫沫乘渡轮去看江涛,卢茜感到码头的时候,轮渡已经要出发了。船长王德钢见卢茜着急到对面去,于是不顾卢站长的劝阻将她拽到了船上。陶然在船上嚷嚷着让刘希娅给大家演凑一曲,刘希娅不给面子直接走掉了。一位红衣女郎见状劝说刘希娅,让她要学会珍惜男朋友对自己的好。卢茜给江河打电话,此时的江河已经早早的起床了,江河调侃卢茜这是受到了自己的影响。陶然一个人站在船边发呆,卢茜给他支招,要想赢得刘希娅这种小公主的欢心,必须要有自己的个性。

  江面上起了薄雾,王德钢让船员加速通行,不想侧面一艘船只横冲直撞的过来了,王船长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轮渡被拦腰撞击当场沉没。接到出事的信息后,东江市的各方救援力量迅速展开了救援,江河带领着港务局的领导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得知船上总共有七十二名乘客。江河现场给各位副局长分配了工作,此时卢市长也带着方秘书赶往了港口,在车上吩咐方秘书协调全市的各方势力对受害者进行抢救。王德钢被救了上来,对于为何会出事他直说是轮渡被撞了,丝毫不提自己加速行驶的事情。秦池看到卢茜从江里被救了起来,马上就被卢站长带离了现场。

  江河和秦池去公安局了解撞击船只的情况,秦池拎着肇事船长的衣领问他可知道着七十二条性命是多大的事情。肇事船长现在也不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朱局长将秦池叫了出去,说马上就要召开现场会议,这件事情必须要有人负责。秦池说该由谁负责就由谁负责,朱局长却话里话外的提醒他,他们要将责任推卸到肇事船只身上。稍后在卢市长主持召开的现场会议,秦池一口咬定轮渡被沉没是因为肇事船只不按照规范行驶所致,海事局的局长质疑轮渡超载,秦池一口咬定没有超载,江河在前一天才专门去客运码头强调了安全的重要性。卢市长要港务局主要负责人员的搜救工作,海事局要尽快的查明事故原因。

  江河水【第7集】剧情介绍

  秦池为推卸责任私下做小动作 江河调查沉船事故困难重重

  卢茜被卢站长带到了医院进行检查,她紧紧的抱着陶然给自己的琴盒,就是因为这个琴盒她才没有被江水冲走的。卢茜现在没有得到陶然的消息也没有看到他的遗体,她的心中感到深深的而不安和愧疚。卢站长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也只好劝说她尽力的劝说她这就是一个事故,让她最好早点忘记。可是卢茜还记得陶然要去找自己的女朋友,她一心想要得到他的消息。

  秦池私下去找了王德钢,王德钢想起今天的沉船事故也是后怕不已。王德钢一再向秦池道歉,说自己给他惹了麻烦,那么多条人命自己这么多年职业生涯可都没有遇到过啊。秦池问他轮渡是否真的没有超载,王德钢这才想起自己将卢茜带上了船,并且说这是港务局的惯例,以前港务局的职工坐船都没有买票。秦池一听这话就紧张不已,赶紧给卢站长打电话,让他赶紧带着卢茜回家,并且一定要卢茜一口咬定自己不是乘客,否则很有可能会让卢站长晚节不保,卢站长见他说的这么严重一口答应下来了。卢市长到医院视察,卢茜正准备去找他的时候,卢站长赶紧强行将她带离了医院。卢茜迈不过去自己心中的这道坎,她还想等着陶然的消息。卢站长没有办法只好警告她,为了东江港的荣誉这件事情她不能说,更不能说自己是乘客,甚至都不能对卢市长说起这件事情。

  受害者家属聚在了港务局的门口找港务局要说法,江河主动站出来给大家解释,这件事情现在还在调查中,希望大家耐心的等待调查结果。受害者家属不依不饶,秦池见状站了出来,说事故原因是海事局在负责,如果要说法大家要去海事局。受害者家属一听就嚷嚷着要去海事局,江河这才得以解脱。

  江河与秦池还有朱局长对沉船事故进行分析,江河觉得这么大的事故而且船只还是在运行的过程中,如果单单只是外省船只的责任总觉得有些说不过去。秦池和朱局长一看信誓旦旦的表示东江港的轮渡是没有问题的。海事局的刘在明局长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指责江河和秦池将受害者家属推到海事局来,江河表示他们的做法并无不当,也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刘在明气呼呼的说事故原因还没有调查呢,等到调查清楚了希望江河能够说话算数。

  卢茜回家后将陶然的琴到处藏,可是她还是无法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惧和愧疚。秦池私下又去找了卢站长和王德钢,提前给他们透个风,他们的行动会被监视起来,直到调查结束,让他们不要因此乱说话。秦池又问了卢茜的状态,再三叮嘱卢站长要看好卢茜。

  刘副省长也来到东江市,在听到了沉船汇报后立即做出了指使。刘副省长问江河的正式任命为何还没有到,卢市长表示自己确实没有积极督促,但是自己绝对没有私心。卢市长问刘副省长为何要将江河调到港务局,刘副省长说江河有魄力有冲劲,或许可以纠正他们老一辈在改革中存在的问题,这次何不就相信江河一把,让他在前面冲,他们就在后面给他支持好了。卢市长见刘副省长这么说了,只好答应了。

  刘希娅被孟总安置在最好的病房,刘教授得知女儿出事也匆匆赶来了。刘希娅一醒来就要找陶然,说她看到自己原本应该在陶然手中的琴出现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上。江河也来医院看望伤者,刘希娅依然叫他帮自己找陶然和同学,江河只能尽力的安慰她,表示自己会帮助将她的琴找出来。沈亦巍将大学生的情况统计出来,一共遇难三人,江河得知这个情况更加难过。

  江河的正式任命下来了,朱局长怀着看好戏的心情,幸灾乐祸的说现在江河既然这么勇于承担责任,以后大家就都没有事了。秦池趁机提醒朱局长以后和船务公司或者货运公司打交道的时候少些小动作,毕竟江河的作风大家看在眼中,港务局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经得起查自己还是清楚的。

  在事故处理工作会议上,江河提出对待大学生这个特殊的群体要注意方式方法,但是整个抚恤工作还是要一视同仁。朱局长当场就提出了异议,卢新华站在江河的一边替他说话了。郭局长提出他们可是先和学校取得谅解,争取让校方协助他们解决遇难大学生的家属工作。

  江河水【第8集】预告剧情

  孟总找到了秦池,说自己在为刘希娅找琴的过程中,发现医院的病例上记载着被救者六十三人,但是港务局对外公布的确实六十二人。秦池一听紧张不已,让他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件事情一旦被媒体知道,港务局上上下下都逃脱不了关系,到时候别说孟总与港务局的合作了,可能整个港务局都要变天了。孟总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说自己只听秦池一个人的话。随后秦池感到医院,趁着护士不注意将卢茜的病例撕了下来。

  江河水【第9集】预告剧情

  受害者家属涌到了海事局询问说法,赵在明努力的安抚着大家,询问大家能够耐心的等待事故原因的调查,到时候一定会给大家一个真相。刘希娅站出来说自己看到陶然的琴被一个女人抱走了,但是现在那个女人却没有在被救者的名单中,难道这不是真相吗,到底海事局还需要什么样的真相。卢茜站在外面听着心痛不已,她不顾一切的冲进去要给刘希娅解释,不想却被秦池拉了出来。秦池直接将她带到了卢站长的面前,用卢站长来威胁她不能说出真相。

  江河水【第10集】预告剧情

  遇难者家属堵在海事局门口闹事,海事局顶不住了,希娅也赶了过来,当着大家的面说港务局上报虚假人数,一下子群情激愤,卢茜见了想冲上前去解释,被秦池拦住了,秦池用卢站长来威胁卢茜,让她保守超载的秘密。

江河水分集剧情介绍